冰熊宿舍癌晚期

离婚(二)

没想到还有和我有一样黑暗脑洞的小伙伴哈哈哈

动力满满!!!

今天被毕业论文论文榨干了灵感,写得烂哈,请各位多多包容~

不写肉的ABO的都是耍流氓!作为社会主义红旗下长大的好少女(大雾),这个流氓我不当!

今天先放点肉渣,嘿嘿嘿

满满的肉估计五章内会出现,而且会非!常!黄!暴!


  十五年前。

 

   15岁的不二周助正在读军校二年级,他是军校中那一届最年轻的学生,专业是武器研究,兴趣是网球,未来似乎还很美好。

   分化前的不二虽然也想过自己可能是个Omega,但他总是会安慰自己会是个beta,至于alpha,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看起来就不像个alpha。

   而且家里已经分化的成员只有姐姐由美子是alpha,两个表哥精市和景吾都是Omega。不二母亲的家族经常出非常优秀的Omega,这也使得她的家族通过和各种强大的alpha结合在帝国占得了一席之位。

 

   自从新年后不二就不得不面对自己身体悄然发生的变化,他脸上的婴儿肥不见了,腰肢更纤细了。微笑的不二就像一只绽放在春日的椿花,莹白剔透却没有丝毫娇柔纤弱。这样的不二吸引了军校中许多人目光,有爱慕的、有欣羡的、也有,掠夺的。

  不二却对这些向他投来的目光毫不在意,因为他现在被越来越强烈的预感所困扰——他即将分化为一个Omega。为了以防万一,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随身携带一瓶抑制剂。

 

  今天是帝国军官学校统一组织体检的日子,不二站在长长的等待队伍中心情有点烦躁。他有些害怕,因为对于临近分化的Omega即使最普通的血液检查也可以检查的出来。如果Omega的身份被检测出来对他的学业和生活都会有不小的影响,不二毕竟还只是一个15岁的少年,这使得他不得不忧虑。

  在不二正神游时,队伍前发出了一阵低低的惊呼和极小声的尖叫,听声音是女生们发出的。不二回了神,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却正对上手冢的视线。

  原来这些女生是因为手冢的到来而兴奋。手冢虽然是帝国军官学校的兼职教官,偶尔也来指导一下军校的网球俱乐部,因为军部的军务繁忙,手冢在军校出现的频率并不高,许多学生从入学以来也没见过这位军校的风云学长几次。和其他同学不同,不二倒是经常见到手冢。手冢是不二表哥迹部景吾的未婚夫忍足的同僚,以前在迹部家做客时,手冢和不二打过几场球,那之后手冢就经常邀请不二一起打球。不过今天在体检中心看到手冢,不二还是有些惊讶。

  手冢早早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不二,但却没有向他走过去。手冢和体检中心的乾攀谈着,眼睛的余光却一直看向不二,他的目光如墨般深沉,没有人知道他的目光的背后到底掩藏着什么。直到他注意到不二也看向了他,手冢才收敛了心神向不二走去。

 

 “不二”

 “手冢老师”

 “我有一只新球拍要拿给你,下周末上午来我的办公室”

 “额,好。。。”

  

  不二总觉得手冢有哪里不对,但手冢还是一贯的冷漠表情和冰冷声音让他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二月二十八日是个阳光很好的周末,初春的早樱已经抽出了绿色的嫩芽,整个世界世界都生机勃勃

  不二如约来到了手冢的办公室,他轻敲了几下门却没人应答。不二试探的推了下门,发现办公室的门并没有锁就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手冢。

  不知是因为初春的阳光太和煦还是办公室的暖风,不二觉得有些热,他脱了外套将它挂在办公桌旁的落地衣架上,然后站起身来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但是这些都无济于事,等到不二意识到这是分化初期的发清热时他已经无力站起来了,身体里突然爆发的情欲如同黑色繁茂的海草将他拉进不能见底的深渊,他的一切从此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手冢在没进门前就闻到了一阵阵信息素的香味,这信息素的气味十分特别,薄荷味中又掺杂着水果的甜香。手冢推开了门看到了在办公室沙发上挣扎的不二,他的白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汗水顺着不二雪白细腻的脖颈留下来,流过锁骨流进胸膛。不二难耐地搓着双腿,卡其色的军裤布料发出了细微的响声。这一切都刺激着手冢的神经,他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着,紧张,更多的是兴奋。他等到了,从一个月前从乾那里那倒不二的体检报告就开始设计的陷阱终于困住了他心爱的不二,不二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在他铺开的网上挣扎,被他标记然后沉沦最后因为AO绑定的生理效应也爱上他。

  不二单薄的身体像一片落叶瑟瑟发抖,看到手冢走了进来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这位他一直非常敬重的兄长总是能让他感觉特别可靠,但是他忘了手冢再怎样说都是个alpha,不二更不知道手冢一直一直以来都对他存着特别的心思。

  “手冢。。。老师,能不能。。。能不能将我外套口袋中的瓶子拿过来。。。”

  手冢悄无声息的开始在狭小的空间释放着自己的alpha信息素,这使不二更加无法忍受,但不而却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他再一次恳求手冢

  “拜托。。了,请您。。。啊。。。快一点。。。”

  手冢像一只看着自己猎物徒劳挣扎的雄狮一样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了落地衣架旁,他将手伸入了不二挂在那里的军装外套口袋中,那个可以解救不二的玻璃瓶就在那里。

  “是这个吗”

  不二艰难的点了一下头,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早以预计到这几天会分化,也庆幸推开门的是手冢。但下一秒他就听到了令人绝望的玻璃瓶掉落打碎在地板的声音。

  不二抬头看了看手冢,但却因为逆光看不清手冢的脸,心中突然涌上一丝不安。

  手冢冰冷的声音在下一秒想起:“你不需要那种东西,有我就够了”

  

  


离婚(一)

四年一度的生日还要虐不二宝宝,真是不忍心啊。。。

第一次撸文

严重OOC,和基友交换脑洞产物,人物性格跑偏,哦,手冢黑化。。

ABO设定,生子,龙马是俩人儿子,幸村迹部和不二是表兄弟设定,TF年上,年龄差。。。额,15岁。。。

这个脑洞的攻都是黑化!!!纯属写出来自high的,打开真的要慎重啊。。。






还打开的小朋友你真是叛逆啊~




 “手冢将军,这是不二先生让我交给您的离婚协议书,请您仔细看一下,如果您没有什么异议的话请尽快签署”


  “啊”




  手冢摘掉了金丝眼镜,揉了揉眉心,从上个月立法院颁布的Omega权益保护法以来他一直休息的不太好。他知道不二其实很早就有离婚的念头了,或许一开始他不择手段促成的这段婚姻就是个错误。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玄关处传来悉悉索索的脱鞋声,不一会儿就听见龙马正在变声期的声音“我回来啦!”

   龙马已经15岁了,三个月前刚刚分化,不负众望的是个alpha,网球也打得很好。龙马未来想去军部任职,但是手冢和不二更想他成为一个网球运动员。

   

   网球,最初将他和不二联系在一起的就是这个黄色的小球。手冢想

   

   "咚、咚、咚”书房的门响了,应该是龙马。

   这个孩子在手冢面前一向很懂事,但父子之间却多多少少有些生疏,可能是手冢经常不在家的原因。然而对于不二龙马却十分依赖,但平心而论龙马就像是手冢的翻版,和不二一点都不像。

   龙马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回应就自己推开了书房的门,没想到手冢就坐在那里。龙马第一次看到那个永远冷静强大的父亲露出那么脆弱疲累的神情。他不知道家里最近发生了什么,但隐隐觉得确实发生了什么。

   因为他已经一星期没看到不二了。


   一开始龙马还以为是自己这段时间的叛逆别扭惹得不二生气了,但是不二,他的爸爸永远是那么温柔,可以包容他的一切,温柔到可以将这个家里的所有痛苦的往事掩饰的滴水不漏,好像龙马的家和所有幸福美满、父母恩爱的家庭一样。


   龙马一直以这个爸爸为傲,他的爸爸是那么耀眼,每次和不二一起出门都会引得很多人的注目,同学们也说:“龙马,你的爸爸好漂亮好年轻啊,而且作为一个Omega还那么强!”


   的确很年轻,龙马15岁,不二只有30岁。

   龙马出生那一年,不二只有15岁,和现在的龙马一般大。

   那一年的手冢30岁,是不二军校的兼职教官也算是他的学长。

   那一年的二月二十八日,不二分化了。


  

无所事事的大四。。。我一定要去坚持一件事到21天!